橙子

啊!这里是橙子!现在是一个鸽手!文画兼并(都很辣鸡),欢迎找我玩!
CP向:all铁
all柯(名柯)
all黄(黑篮)
all利主团兵(进巨)。bg向吃利韩和米纳
雷点:铁虫爱情向,贾受盾受基受。
吃的小伙伴不用担心哒,只要不ky我们依旧是好朋(基)友
然后是向你们介绍神仙Cos!老福特ID搜索「一碗汤」她是个超级无敌好看的虫Cos!

想弄个无偿,画的,圈子看tag。可以cp向,画风看刚发的那张。

进巨AU的新哀兰。

都是调查兵团的人√

关系大概是灰原(保护)⇆工藤(保护)⇆毛利(保护)⇆灰原

不是cp 向。

想看兰在墙外调查的时候,被巨人抓住了长发直接就干脆利索地一刀把长发割断。(超级帅)

铁椒点梗

 @江南烟雨 

OOC注意。

一方死亡注意。

和原梗有出入真的很抱歉……。










消毒水的味道太过刺鼻,Tony因此没能好好地睡上一觉,虽然更多是他的伤口一直在剧烈疼痛,而Pepper简直要为他操碎了心。

在与灭霸最后一战之后,Tony就因为严重的伤进了医院,在经过数个小时的抢救才勉强捡回一条命来,

他只能穿着宽大的病号服窝在床上,输入血管的药水和营养液让他的手冰凉。柜子上放满了鲜花和慰问信,多到摆在地上的水果篮,手工玩偶,堆积在邮箱的关心,Tony只是看了一眼又闭上眼睛休息。

“民众都是多变的,今天他们关心,爱护你,明天就会叫你杀人犯,让你滚出纽约。”

Tony的手指拨弄着花瓣,一边哼哼出声。

“Pepper?”

Pepper推开门走了进来,她有些怀疑那番话是Tony想要与她谈话的开头,但Tony似乎自言自语一般,在她走近之前就安静了。

“Tony”Pepper 随便拉过椅子坐在床边,去握住他的手,Tony没有反抗,只是轻轻地回握住她的手。“感觉好些了吗?”

“当然。”Tony 弯眸对她露出笑容,声音仍然有些虚弱。

“我想过你可能再也回不来了。”Pepper 揉着眉,感到鼻子发酸。

“我以为你还在生我的气。”Tony把她的手递到嘴角亲吻,眼里渲开温柔。“我欠你一顿晚餐。”

Pepper起身轻轻地拥抱他,更多的话哽在喉咙里说不出。Tony 也拥住她,在Pepper 耳边念着她的名字,告诉她在太空漂泊的日夜里,每次几近崩溃的时候自己都会想起她,无数个疲倦的梦中都有她,也只有她。

Pepper 的眼圈发红,眼泪落在Tony 的衣领,呜咽声堵在喉咙里变得模糊。

压抑了许久的担忧与不安都像要立刻发泄出来一样,Pepper小声哭泣着,Tony轻拍她的背。

直到眼泪止住了,Pepper揉了揉微肿的眼睛,起身在他的额头上亲吻:“欢迎回家,Tony”

Tony仰起头与她接吻,棕色的眼睛亮亮的。


但在那之后Tony的情况并不乐观,旧伤复发,过去的坏习惯所造成的问题一个接一个跌撞而来。

Tony清醒的时间越来越少,大多时候都是意识模糊。他的胃囗也越来越小,哪怕是之前爱吃的食物带来,Tony也吃不下多少,到最后他已经无法自主进食,只能依靠输入营养液维持。

他最后清醒的时候是在一天正午,院子里阳光正好,Tony依靠在床上静静地看着。Pepper在一旁削苹果,切成细碎的小块捣成苹果泥,Tony勉强可以吃下一些。

到窗外响起一声鸟鸣,Tony像是被惊醒了一样,张了张嘴,过了一会儿才发出干涩的声音:“出去晒晒太阳吧,Pepper。”他小心翼翼地咬着每个音,像个刚学习英语的孩子一样谨慎而生疏。

“…Tony?!我的上帝!当然,好!”Pepper激动地几乎说不出话来,水雾蒙上她的眼睛又被忍了下去,她颤抖着手指去推方便移动的轮椅。

Tony看起来好多了。

Pepper安慰着自己,尽力不去想最糟的结果。

“Pepper,你在想什么?”Tony偏过头,打断了Pepper的思绪。

“想你。”Pepper低下头,去确碰Tony的额头。

Tony笑了起来,他的脸色红润了许多,苍白的嘴唇也恢复了血色。

阳光让他的精神好多了。

“Hey...Pepper,你听我说。”Tony舒了口气,他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在一点一点消逝。“一直以来麻烦了你很多。”

他想用最后的时间去跟Pep道别。

“不…Tony”Pep想阻止他说下去。

“我知道很多时候我一直在制造麻烦,总是你为我善后。我做过很多任性的事,几乎所有人都离开了我,可你仍然在这,在我身边。”

Pep捂着脸,眼泪从指缝滑下。

“呼……”Tony再次做了个深呼吸“我爱……”

下一刻他的世界回到了黑暗中。

Pep看着Tony软软的倒在轮椅上,逐渐冰冷的眉间带着些许疲惫,但他这次可以好好休息了。

她用抑制着哭腔的,最轻,最柔的声音说:“欢迎回家,Tony。”

阳光在她右手无名指的戒指上映出彩色。

P1是想求婚给奇异惊喜的铁铁

P2是早就知道的奇异v

画完才觉得好傻……噗。